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少年阿宾 第47章 三个臭皮匠

少年阿宾 第47章 三个臭皮匠

时间:2018-09-24 钰慧家的搬迁一共忙了四天,除了高雄老宅还剩下一堆不要用的东西留着,总算大致上移迁妥当了。
  第四天上午,钰宪再到高雄去载运最后的家俱,阿宾留下帮钰慧整理新房间。中午钰慧家依照习俗要入厝拜拜,晚上宴请亲朋好友,所以大家都在忙着。
  其实钰慧在这两天都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再没有什么好做的,阿宾只是找机会和她在一起。阿宾和钰慧明天都得要回台北,钰慧她们科要去毕业旅行,阿宾班上的毕业旅行则排在寒假,所以俩人还是必须短暂分离。
  钰慧趁着换新房,跟爸爸要了一部电脑,这两天刚装好,一早俩人到果园去散步了一圈回来,正好躲在房里玩电脑游戏。
  新屋总共有两层楼,因为建地很宽阔,一楼有大小两客厅,厨房餐厅,还有一间大房间摆着桌球撞球两用的檯子,另一间小和室是打麻将用的,大家的卧房都排在二楼,钰慧的房间在最里面,小套房附卫浴,还有着一个小小的后阳台,向外眺望,一片青葱翠绿,View相当漂亮。
  阿宾和钰慧坐在电脑桌前,钰慧慵懒地赖在他怀里,俩人玩着俄罗斯双打。钰慧意兴阑珊,不停的死关,阿宾停下手来,将她拥抱着,她将脸藏在阿宾心口,将指甲伸进衣缝中抠他的胸膛。
  阿宾低头看着心爱的女友,用手掌摩着她的脸颊,钰慧笑了笑,闭上眼睛。
  「要不要喝仙草蜜?」阿宾轻声问她,桌旁摆着两碗仙草蜜,凉冰冰的还在沁结水珠。
  钰慧摇摇头。
  「我餵你。」阿宾说。
  阿宾端起其中一碗,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然后嘟着嘴,往钰慧唇上凑。钰慧假意的轻轻挣扎,嘤咛一声,就接上了阿宾的嘴,阿宾一点一滴的度给她,甜甜的蜜汁,带着清凉的颗粒,钰慧慢慢的吸嚥下去。俩人就这样的相互吐哺着,没多久便喝完了一碗。
  阿宾将碗放回桌上,钰慧摇了摇他的肩,表示还要,阿宾便要去端另外一碗,钰慧却「嗯」的扭捏起来,仰脸噘着嘴,阿宾才知道,原来她是在索吻。
  阿宾仍然用手掌摩着她的脸,望着她红嫣的面颊,细緻的肌肤,钰慧等了半晌,睁眼却看见阿宾正盯着自己瞧,心中一醉,手臂攀过他的脖子,移樽就教,自己将他搂下来亲在嘴上。
  钰慧自动的吐出小舌头,让阿宾轻轻的吮着,阿宾用嘴唇缓缓的套舔着那柔软的尖端,钰慧腰枝放鬆,全身都依偎给阿宾抱住,阿宾左手撑搂着她的上半身,右手在她腰腹间摸索,钰慧边承着吻,边也用小手在阿宾胸膛抚弄。
  阿宾的吻逐渐从温柔转为热情,他开始用力的吸食钰慧的舌尖,还轻咬它,钰慧吃痛缩回去了,他便反客为主,改由他伸舌侵入到钰慧的嘴里,钰慧的香舌推他不走,只好屈服的和他委蛇起来,两舌你来我往,津液交融,嘴儿密不透风,彷彿四片嘴唇天生就是黏在一起似的。
  钰慧像头小猫咪一样,在他怀里轻轻的喵呜撒娇着,阿宾的手向上移动,摸到他一只手掌都握不完的肉球上。钰慧不退反进,挺高胸脯,迎候情郎的亲抚,阿宾爱怜的推揉捏拿着,钰慧瞇眼松眉,满脸陶醉的神情。
  阿宾摸了一阵,轻轻解开她上衣胸前的钮扣,钰慧诈作不知,任由他去胡来,他将手伸进衣内,挪开内衣,结实的按捺在软绵绵的乳房上。钰慧还来不及吐出一口大气,阿宾便将四指住乳房,拇指在乳头上飞快的捻拨,钰慧忍不住机伶伶的连串冷颤,「噢」出声来,但是她和阿宾还在腻着亲吻,那声音只是沉郁迴荡在俩人嘴中。
  阿宾熟练的将钰慧左边的衣襟拉开,露出颤巍巍的肉峰,他抬起头,癡贪地望着那白皙的圆球,钰慧伸手托起乳房的下缘,又挺了挺胸,阿宾识趣的将她搂高,一头栽进她怀中,对着乳房亲吻起来。
  阿宾故意先不理会那已经硬化了的小奶头,只在乳晕边边上舐着,钰慧摇动身体,设法想把那小豆子塞进他的嘴中,阿宾左闪右躲,偶而用舌头去轻触它一下,钰慧心更慌了,只好开口求饶:「宾,吃我。」
  阿宾这才像青蛙一样张嘴将乳头捕食进去,细细的吮着,轻轻的啮着,钰慧「哦」的浮起微笑,又将阿宾的头抱住,弯下脖子,也在阿宾的耳朵上舔起来。
  俩人尽力的疼爱取悦对方,阿宾更将钰慧的钮扣又多解开二只,拨开衣服,让她的右乳也一併裸现,他抬起头,靠着身体拥抱的力量将她的一双美乳挤在一起,张开拇指和食指,一边一个,同时搔捻起钰慧的两颗奶头。
  钰慧又是「咯咯」娇笑,又是「嗯哼」的歎息,阿宾亵玩了一阵,也说:「妹妹,吃我。」
  钰慧却把头一偏,说:「不要。」
  阿宾手上用力,快快的晃着,说:「拜託啦……」
  钰慧还是装腔做势的左顾右盼,不去理他,阿宾就用手在她腰间乱钻起来,钰慧突然被她搔痒,忍不住哈哈大笑,扭动身体躲避,可是阿宾抱得紧,她只好拧落到椅子外,伏在阿宾腿边抗拒娇喘。
  阿宾将裤带与拉炼解开,拖出半软半硬的鸡巴,钰慧骂了声「死相」,又在鸡巴上轻打着说「讨厌」,却还是伸掌握好那肉棍,一上一下的慢捋起来。
  阿宾的老二在钰慧的手里很快的暴涨变大,龟头也充血成火亮的红蘑菇,钰慧皱起秀眉,扳过肉桿子让龟头触在唇上,先是点头啜吻着,然后伸出一小截舌头,在马眼背后的分瓣处沿着肉索溽舐,一直向下舔到根处,然后再舔回来,更用舌尖侧边抵实着龟头的菱角凹缝,绕着龟头滑了一圈,最后才将整颗龟头满满的含进小嘴中,一啧一啧的吸吮不已。
  钰慧边吸着他,边抬眼看着阿宾的反应,阿宾乐得半垂眼睑,呆呆的望着她,看起来很受用的样子,钰慧回下头来,专心的替他吞吐着,同时用手指捏着鸡巴桿子,上下地一起套动,阿宾蠢血沸腾,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到这一根肉棍上,「啊……啊……」的轻喊着。
  钰慧罕少听到阿宾在亲热中发出声音,不禁觉得很有成就感,虽然阿宾强壮的特徵将她小嘴顶得相当辛苦,她还是很认真的含套着,并且没忘记不停地用舌头挑在阿宾敏感的马眼上。
  阿宾的肌肉不自主地阵阵紧收,钰慧的手越动越快,让他的兴奋快速的累积,眼看就要爆发出来……
  「钰慧!电话!」大嫂从楼梯那边喊。
  「哦,」钰慧将阿宾吐出来,答应着:「来了……」
  阿宾正在紧要关头,不肯让钰慧走,钰慧瞪了她一眼,指了指门外,赶快整理好衣衫,同时将阿宾硬得像石头的男根塞回裤子里,开门走出去,大嫂已经走来到门口,钰慧忙说了声「谢谢嫂嫂」,接过无线话筒,按下通话钮。
  「喂,……我是,……啊!……真的?……好……好……嗯……对……对……」钰慧一边应答着,一边向楼梯走去。
  「好……好……我就来……你们等我……别乱跑……」钰慧轻快的奔下楼梯,只听她还说着:「十五分钟……OK?」
  阿宾傻傻的坐在椅子上,他居然在这时候被放鸽子,当场哭笑不得,房门没关,大嫂在门外向他耸耸肩,表示不关她的事,她看阿宾愁眉苦脸,便走进来,坐到钰慧刚刚的位置上,问说:「坏孩子,你们刚才在作什么?」
  阿宾一脸无辜,大嫂才不相信,伸手一摸,哈哈,硬梆梆的鸡巴不会说谎,阿宾只好赧笑着。
  「果然没干什么好事……」大嫂嘻嘻一笑,起身就要走开。
  阿宾揽着她的臂不让走,可怜的说:「嫂嫂,再多帮我摸摸。」
  「小鬼,有什么好摸的?门还没关呢!」大嫂嘴上虽然这样说,还是解开他的裤头,把大蟒蛇抓出来,有力没力的着蛇皮。
  「哦,好舒服,好嫂嫂,好姐姐。」阿宾死皮赖脸,就只是想哄得大嫂可以继续帮他套。
  不过他也是真的很舒服,适才被钰慧弄的火烧眉毛,要不是电话来早就喷精了,这时被大嫂拿在掌中,手枪打得过瘾,却又贪心起来。
  「好姐姐,好不好帮我舔一舔。」阿宾和她商量。
  「……」大嫂不说话,仅仅笑着摇头。
  「求求你,好姐姐。」
  「不……要!」大嫂故意眨着眼珠儿,手上没忘记套动。
  「快一点啦,涨死了……」阿宾站起来,将龟头直送到大嫂嘴边。
  「Noway!」
  「要啦……要啦……赶快!」
  「那……除非……」大嫂笑着说:「你唤我做妹妹。」
  阿宾没料到她居然计较起名份来了,连口说:「好妹妹,乖妹妹,亲亲妹妹,嫂嫂妹妹……」
  他一下子乱喊一通,大嫂才瞇瞇着眼,回脚将房门踢得再掩上一些,张开嘴儿,还吩咐说:「我帮哥哥舔,你可别乱顶哦。」
  她将龟头吞入,晃着头吸吮起来,阿宾爽得飘飘然像要飞起来,连刚才和钰慧的缠绵美感都潮涌回来,大嫂熟练的触动他每一处要害,让他越飞越高,越飞越高,越飞越高……
  没来由却从楼下传来吵闹的人声,大嫂急忙站起来,抹着嘴说:「糟糕,老公回来了。」
  她嘻嘻的丢给阿宾抱歉的表情,挺着肚子出去了,临走前,还对他伸舌作了一个可爱的鬼脸,才拉扣关上房门,下楼去了。
  阿宾真是欲哭无泪,连续两次都在紧要关头被抛弃了,硬着一根肉棍子不晓得要怎么办,他站起来在房里走来走去,熊熊大火不知道要向谁去出,难道,难道还要再自慰不成,不,他不要!他走进浴室,脱去全身衣服,狠狠的沖了一阵冷水。死钰慧,这小娘皮,待会儿回来非将她得满床乱叫不可。
  他沖完了水,觉得心情平复了许多,反正还要等,便打开了冷气,拉来一张小被子,躺在床上静静的等着。空寂的房间,沁凉的冷风,柔软的床,阿宾虽然不致于睡着,那雄壮的勃起终于也萎萎地软化了。
  其实也没过了多久时间,吱吱喳喳的一群女孩子声音便从楼梯那边响起,阿宾还搞不清楚状况,已经听到门外钰慧说:「这是我的房间。」
  钰慧要带人进来?!
  阿宾十万火急的将被单踢散,可是那小被子遮不了全身,只好将胸膛以下盖住,露出脑袋和肩膀,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房门「喀啦」便打开了,三四个女孩子本来还叽哩聒啦的谈笑,一看到床上有一个男人睡着,全都马上闭上了嘴。
  「钰慧,那是你哥哥吗?」阿宾听到有人小声在问。
  「不是……那是……是我……那个……那个……」钰慧支支吾吾。
  其他人都圈起嘴唇,作势没「哦」出来,表示understand,钰慧羞红了脸,带头先进了房间,其他人也跟进去,阿宾瞇着眼睛偷看,除了钰慧还有三个女孩子,朦胧间并不清楚面貌。
  「可以吗?」有人问,显然是指阿宾在这里有没有关係。
  钰慧说不打紧,并不知道阿宾在被子里面是一丝不挂。阿宾为了避免麻烦,故意打着呼。
  几个女生便有人坐在椅子上,有人坐在床缘,聊起天来了。言语中,阿宾知道原来她们是钰慧的高中同学,钰慧邀她们今天来吃入厝宴席,因为从高雄来,找不着地方,刚刚钰慧便是去街上领她们进来。
  钰慧端来水果,招呼同学们吃着,可怜阿宾只好一旁装死人,动都不敢动。女孩子一谈上话,就如群雀一般的吵杂,吱吱喳喳的没个休。钰慧又捧出一大叠相簿,大家兴高彩烈的看着,有许多她们昔日在高中时代的留影,自然怀念不已,也有钰慧近来的相片,众人指指点点,开怀喧笑。
  忽然大嫂又来到房门外喊:「小慧,电话。」
  又是电话,钰慧开门接过话筒,刚听上便高兴的说:「啊,你们也到了……嗯……嗯……好……我去接你们……」
  说完转头对其他人说:「她们来了,你们先在这儿等一下,我去接她们。」
  众人都说好,钰慧转身搀着大嫂下楼去了。阿宾暗暗发愁,他什么时候才能穿上衣服啊!
  三个女孩子继续翻着钰慧的相簿,主人不在,她们不好放肆,都只是轻声的浅笑着,看着钰慧和阿宾越来越多的合照,便相互低低的耳语,然后又笑成一堆。
  翻着翻着,突然有人说:「咦?这是什么?」
  「咦?对啊!这是什么?怎么摺在这里?」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说。
  阿宾用眼角偷瞄,看见坐在床缘话最多的那个女孩子,用手指从相簿中挑起一小块摺叠过的卫生纸,阿宾差点昏了过去,这不就是他第一次到钰慧家的晚上所留下来的那张地图?他故意摺在钰慧的相簿中打算开她一个玩笑,想不到钰慧没发现却被她同学发现了。
  那话最多的女孩子将卫生纸摊开,才翻一半她就低呼一声,将卫生纸丢回相簿上,可是已经可以明显的看见那污秽的痕迹,草草地涂在白色的卫生纸上。这女生当然是认出了那是什么,另外的俩人则因为没有反应,阿宾的位置也看不见她们的表情,不知道她们究竟晓不晓得。
  果然就有人问:「那……那是……什么……?」
  那话最多的女孩子一时口快,说:「是……男生的那个……」
  说完立刻后悔,别人都不懂,她怎么可以懂。
  「男生的哪个?」那人还继续问。
  她静了一会儿,不得已只好低声说:「就是那个嘛……那个……」
  她回身指一指阿宾的下档,其他俩人恍然大悟,讶异的又开起小组会议来,讨论钰慧的相簿怎么会有这东西。
  「你们有男朋友了吗?」突然,那话最多的女孩子问。
  俩人考虑了一下,都红着脸点头承认。
  「作过……那个吗?」她又小声问。
  这回没有人问是哪个,大家都知道是哪个。
  每个人,包括她自己都摇头否认。
  「你们知道那个……怎么作吗?」
  「我看过录影带。」一个说。
  「我看过书。」另一个说:「你呢?」
  「我……我也看过……」她含糊的回答,也不知道看过什么。
  「你们男朋友,有要你们作吗?」她又问。
  俩个人都扭捏起来,不再搭腔。她再逼问:「被摸过了吗?」
  「啊呀,不要问了嘛……」有人受不了了。
  「等等……等等……」她还不死心:「你们……看过男生的那个吗?」
  「唔?」那俩人瞪着眼。
  「那个……」她做了一个手势:「小鸟啊……」
  俩人立时否认,她说:「我也没看过……」
  说着说着,她转头睥睨着阿宾,另俩人讶异的说:「你……想要作什么?」
  「我打赌,」她将声音压得很低:「他没有穿衣服。」
  「啊?」
  「没有哪个男生,」她说:「睡觉会把被子盖得这样整整齐齐,他铁定是光着身体,吹了冷气怕凉才会盖成这样。」
  俩人都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称是。她又说:「我们只要掀开一点点,就可以看见。」
  「他要是醒来怎么办?」有人担心。
  「我们刚才吵成那样,他都还睡得像猪似的,才不会醒呢。」
  三个女孩子一时都沉默的看着阿宾,阿宾还继续发出鼾声。
  那话最多的女孩子本来就坐在床缘,她转过身体跪起来,其他两个女孩子走近床边,顿了一下,也跟着小心谨慎的爬上床,三个人全跪伏到阿宾的右侧,脑袋和视线都集中在阿宾的胯间,那话最多的女孩子排在最靠近阿宾上身的这一边,阿宾略略把眼睛打开多一些,看见她穿着紧身长裙,细细的蛮腰,鼓鼓的小屁股正翘得高高的。
  三个女孩子面面相觑,结果还是那话最多的女孩子动手起来,她将被单自阿宾的大腿旁慢慢掀起,并且悄声说:「谜底揭晓……」
  三人同时作出「哗」的表情,又都对望了一眼,原来如此,阿宾果然是没穿衣服,下面那黑压压的肉肠子,纍纍垂垂,吸引了三人的注意。
  那话最多的女孩子将背单掀搁在一旁,三人一起详细的观察起来。
  「我第一次看到真的这个……东西耶。」有人首先声明。
  其他人都没说话,只是专心的看着阿宾,阿宾尴尬死了,他从来没这么倒霉过。
  「我知道哦,」那话最多的女孩子又发表意见了:「男生的这个,有时候会翘起来。」
  「对,幼乔说的对,」另一人说:「录影带上面的男人,那个都会翘翘的。」
  那叫幼乔的伸出指头,提心吊胆的拨动了阿宾一下,三人赶快看看阿宾的睡脸,不确定有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只见阿宾还打着呼。
  「你们也弄弄看……」幼乔怂恿她们。
  三人就你一挑我一逗的在阿宾的命根子上面撩动,阿宾可不是铁打的汉子,无法忍耐,便觫觫的挺硬起来。
  「呵,硬了,硬了。」
  「我看看,我看看。」
  三人面对着巨灵般的肉棍,口呆目瞪的,上下来回不断打量。
  「我知道,这叫作龟头。」有人说。
  「对,这作阴囊。」另一人说。
  「这个,这个,这个是包皮。」幼乔说,三人当场上起健康教育课来了。
  「喂,你摸摸它。」幼乔唆使着另一人。
  「我……我不敢。」她说。
  「,有什么好不敢的。」幼乔说。
  「那你摸。」那人反驳着。
  「摸就摸……」
  幼乔伸手过去,轻轻的扶住鸡巴桿子,握了握,说:「你看,不会怎样。」
  「我看看……」
  阿宾感到有另一只手在他的龟头上滑着,不久又有另一手在阴囊搔托着。
  「轻点,别吵醒他。」
  就是轻才要命。阿宾现在不只硬,还发涨发烫,幼乔说:「你们看,它浮起好多青筋哦……」
  「幼乔,」一人说:「我看电视都会这样这样耶!」
  她不晓得在做什么手势,幼乔便将手掌上下套动,问:「像这样吗?」
  「对,对……咦?你很熟练嘛……嗯……我……让我试试看。」
  幼乔让给她,她兴致昂然的学着套了几下,再换给另一人,三人轮流将阿宾把玩着,阿宾的充血更加严重,鸡巴又酸又急。
  幼乔又鼓动另一人说:「你要不要舔舔它?」
  「啊,好髒的……」
  「我看书上的图片,都有女生含男生的……」
  「对,对,那个A片上面也都是这样……」说着她可能在模仿那动作,三人都一阵轻笑。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最后还是幼乔先来,她怯怯的吻在龟头的一边,并且舔了一下。那俩人见幼乔肯舔了,便不再推辞,也你一嘴我一嘴的亲起鸡巴来,然后越来越大胆,终于有人将龟头含了一口,阿宾差点就叫出声音。
  阿宾的肉桿子好像是被幼乔一直握着、套着、捋着,龟头则由她们三人轮流吮舔,一时莺声燕语,三条舌头绕这鸡巴打转,将他吃得紧张万分。
  「喂,你们老实说,」幼乔突然又说:「你们一定是替男朋友舔过,对不对?」
  俩人正把阿宾含得热烈,冷不防她这么一问,登时忸怩不语,幼乔洞烛其奸,骂说:「你们哪……假惺惺。」
  「都是你要乱问啦,要人家怎么答。」有人埋怨:「难道你不是?」
  幼乔也讪讪地笑起来。
  「嘿,玩他这么久,你们有什么反应没有?」幼乔的问题真多。
  「你呢?你自己呢?」她们这回聪明了,反问她。
  「有……有一点湿湿的。」幼乔也不隐瞒。
  「我也是。」
  「嗯,我也是……幼乔,你会不会想要……作一下?」
  「作那个?」
  「嗯……」
  「有点想,」幼乔手上还不停的套着阿宾,说:「你们敢吗?」
  俩人都摇头,幼乔说:「我也不敢。」
  阿宾听着她们的谈话,眼睛每一瞇开,就看见幼乔的屁股在一旁摇晃,心中一动,偷偷的将手移到幼乔的双膝间,她是连着长裙一起跪着的,阿宾将手伸进裙口,小心的摸在她的膝盖旁,试探她的反应。
  幼乔像是隐隐一震,却没说什么,阿宾在她膝盖弯摸着,然后向上摸到大腿。
  「嗯……」幼乔说话了,是向另外俩人:「他很大,对不对?」
  「是啊,好大一根。」
  阿宾的手已经摸到屁股了,再一回转,便侵佔到肥沃月弯,幼乔又震了一震。
  「我们……再吃一吃……就收起来好不好?钰慧……大概快回来了。」幼乔说,牙龈都有点发酸。
  俩人都说好,再低头去啜着阿宾,阿宾将手指一直在幼乔的凹缝上抹着,那里果然早就溢满水份,湿黏黏的,阿宾从内裤边挖进去,摸到嫩肉上,轻轻的扣了一下。幼乔「嗯」的一声,用头将俩人挤开,把阿宾的龟头吞进去,吮动起来。
  「喂,你发骚啊,干嘛一个人独吞?」一人笑她。
  「你难到不骚吗?」另一人说。
  幼乔不理她们,和阿宾各怀鬼胎,偷偷的为彼此服务,阿宾指头越挑越快,她也越吸越用力。
  「幼乔,你会弄醒他。」有人提醒。
  「换我再吃一下好吗?」另一人则想分一杯羹。
  议论间,钰慧的声音出现在楼梯那边,她喊她们,说又有两个同学到了。她们吓了一跳,草草的将薄被盖回,爬下床来,阿宾的指头当然就滑出幼乔的裤底。
  钰慧打开门,三人都已立在门口,钰慧说人都到齐了,可是人多房间太小,不如一齐到客厅坐,她们诺诺的答应了,便都走出去,还没关上门,幼乔却说:「啊,我想上一下厕所,你们先去。」
  钰慧不疑有他,领着另俩人下楼,不久就听到楼下哄起女孩子见面的欢呼声。
  幼乔回身关上门,静静的再爬上床到阿宾身边,她望着他的脸,轻捏了他鼻子一下说:「还装!」
  阿宾突然跳起来将她扑倒在床,猴急的将她的长裙拉扯到腰间,并动手要脱她内裤,幼乔低声抗议着,仍然被阿宾强力脱去,阿宾提着硬痛的鸡巴,他非要有一个畅快的发洩不可。
  他将龟头抵在幼乔阴门外,幼乔闭上眼睛,阿宾向前一刺,幼乔的双眉不蹙反舒,很满足的样子,阿宾直插到底,热烘烘甜蜜蜜的,好不舒服,他马上急急的大力抽送起来。
  「嗯……」幼乔只是这样哼了一下。
  阿宾伏身下去,幼乔紧抱着他,两人交颈相拥,一语不发,就是埋头苦干。幼乔腿很长,盘住阿宾的腰不放,虽然她没有叫床声,反应却特别热烈,不住的向上迎凑,每次都和阿宾碰个扎实。
  阿宾一整个早上有气没处发,都倾泻在幼乔身上,大起大落,招招致命,反正俩人也没多少时间好用,便疯狂的相着,肉棍子不停的在小穴儿中插进抽出。幼乔分泌普通,也不怎么喊叫,偶而「嗯」几声,其余便是死死的将阿宾环抱着,阿宾在耳边不断问她舒不舒服,幼乔只管点头不答话,下身愈迎愈高。
  不一会儿,俩人都呼吸急促,肌肉僵直,幼乔率先抵达终点,吐着浓浊的「啊」声,接着阿宾也抽起来,幼乔连忙吩咐说:「拔出来……」
  阿宾尊重她的意见,狂插几下,跳起身来,将鸡巴挺到幼乔的嘴边,幼乔一口含住,这时烧烫的精液已经狂喷而出,尽洒入幼乔的嘴里。
  幼乔将阿宾舔食乾净,阿宾懒懒的躺回床上,幼乔爬到他身边,埋怨说:「这时候至少你也该抱我一下啊。」
  阿宾抱歉的将她搂住,她把脸蛋儿贴在阿宾胸前,幽幽的说:「没想到会这么舒服……我第一次这么舒服……」
  阿宾端起她的下颚,仔细的看着她的容貌,瓜子脸儿,明亮的眼睛,厚厚的性感嘴唇,阿宾说:「你叫幼乔,对吧?」
  「你呢?」
  「阿宾。」
  「阿宾……」幼乔沉吟着:「你真好……」
  「你舒服吗?我看你都没有说什么。」阿宾说。
  「说什么?」幼乔慧黠的反问:「钰慧很会叫的吗?」
  阿宾可不上她的当,只是笑着吻吻她,又马上皱着眉头退却起来,因为她满嘴都是自己的味道,幼乔使坏的故意要来吻他,他便到处躲着。
  幼乔爬起身来,说:「我真的要上厕所了,内裤还我。」
  阿宾拾起她的三角裤,摊开来一看,高腰的白色细薄性感小内裤,幼乔一把抢过,跑进浴室去了。
  当她再出来时,阿宾也进去穿好衣服,幼乔过来揽住他,他闻一闻幼乔,知道她已经漱过嘴,俩人便紧抱着深深的一吻。
  「我也在台北唸书,」幼乔说:「要来找我。」
  阿宾自然答应,幼乔推开他,说要下楼了,他们走到房门口,幼乔提醒他将那张地图丢掉,免得又多惹话,阿宾惭愧不已,幼乔又问:「我叫什么名字?」
  「幼乔……」阿宾说。
  「别傻了,我们还不认识,不是吗?」幼乔说。
  对了。
  幼乔开门出去,阿宾将刚才的痕迹整理好,躺回床上,等钰慧来叫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