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一章

美少妇的哀羞 第三十一章

时间:2018-07-28 JACK下车后,上来了五、六个高中生,这群让人看了很不舒服的学生,每个人胸前的扣子都故意氅开二、三颗,双手插在口袋,一副吊儿郎当、街头小霸王的模样。
  「学长!这里有个很正的姊姊耶!」他们一上车,注意力就被走道上挨着柱子站的小依所吸引。
  「小姐,那里还有位置,要不要和我一起坐啊?」被称学长的好像是他们的头头,体格相当魁梧,他拿下帽子露出光头,言语轻佻的骚扰小依。
  「是啊,是啊,要不要坐我们学长的旁边,大家认识一下嘛!」
  「不然大腿也能让你坐……」旁边的不良学生跟着起哄。
  「……请你们走开……」小依脸色潮红、努力地不让自己被看出有不对劲之处。
  「哼!了不起啊!」
  「是啊!装什么高贵!」
  还好这群学生只是口头上佔些便宜,他们也不敢在公开场所乱来,于是每个人都用轻浮和睥睨的眼神看着小依,跺着散慢的脚步从她身边经过,走过时还故意挨得很近,碰一下她的肩膀过过瘾,正与淫痒对抗的小依没多余的心力和他们计较,他们就在车子后面的几排座椅上坐了下来。
  「学长,这小妞怪怪的,有位置不坐,好像一副站不住的样子。」
  「是啊!会不会克了药啊?」坐定后几个学生凑近那个被叫学长的耳朵旁压低声音讨论。
  「看一下再说!」带头的学生一腿翘在前面的椅背上轻浮的抖着,这时小依已经忍耐到滨临崩溃,下体那道裂缝像火在烤、又像有许多蚂蚁在爬,乳头也是相同的情况。
  「啊!……」车子突然紧急煞车,害她差点甩出去,还好手指及时抓到铁桿才没出糗,她两只手被挂在胸前失去了自由,只能让手指从风衣的缝隙间穿出,用纤细的指节勾住铁桿,这是唯一能维持她在车子行驶间站稳的力量,但恐怕也只能撑住一时,因为意识已经愈来愈模糊!眼前的景像都成了重叠的影子,脑海也开始出现幻想,她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感觉无数道灼热的目光饥渴的探索她的身体,男人浓浊的鼻息正从四面八方接近中……
  「不……」身上的衣蔽好像也被扒除,惊慌、羞耻和难以形容刺激冲击她的大脑……「你们……别靠近我……」……
  除了被视奸的恐惧外,私处也痒得难受,两条腿不自觉的夹着那根铁柱,下腹紧贴在上不停挪动磨擦。风衣衣摆也从中分开,一腿完全露在外面,车上男人的目光从她的脸转移到匀直的玉腿上,其实她里面还穿着连身的短洋裙,只是这样看让人不禁暇想里面到底还有没有衣蔽,那对轻盈的纤足上踏的是裸趾的高跟凉鞋,玉珀般的脚背隐隐可见淡嫩的血管,让人忍不住想蹲下去亲吻它。
  「阿郎学长,她在干什么?……」那群高中生中一个瘦矮的家伙猛吞口水,难掩兴奋的问那带头叫阿郎的学生。
  「干!看来真的像克药的样子……这下有得乐了,还是个难得的正货呢!」阿郎一张大手按在那瘦家伙的平头上,二颗眼珠也看得几乎凸出来!
  「那我们……要不要……」矮瘦的家伙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等一下!再看看,不要急!」
  阿郎虽然也被小依撩人的动作弄得气血翻腾,不过毕竟是这群不良少年的头头,行事显得有头脑多了,他想多观察一下再行动,免得惹上麻烦。小依此时已经站不住而蹲在走道上,两条裸腿夹着那根铁柱,身子贴在上面辛苦的蠕动。附近座位上有个猥琐的老头子,从一开始就色瞇瞇的盯着她,现在他已经确定这美丽的女人神智不清醒,正是揩油的好机会!
  「小姐……你怎么啦?我来帮你好吗?」老头子伫着手杖站起来,有点吃力的抓着座椅边的扶手走到她身旁蹲下,假装关心的把手放在她单薄的背上问道。
  「我……嗯……我……那里……好难受……呜……好痒……」小依根本忘了她在公车上,使劲的将下体和胸部靠在铁柱上磨擦。
  「哪里?……哪里痒?」老头子感到心脏跳得更快,喉咙也变得乾燥。
  小依辛苦的揪着眉、娇眸如丝的呻吟着「全……全身……都好热……呜……下面……好痒……受……受不了了……乳头……也好痒……」在药性的摧残下她已无法思考羞耻的问题,别人问起就无法自主的全盘说出来,彷彿这样能分摊一点痛苦似的!
  「真……真的有那么痒,我帮你抓好吗?」老头困难的嚥了一口口水,试探性的问小依。
  「不要……」小依用力的摇头,虽然神智不清,但仍反射性的拒绝男人碰她身体的要求,只是继续扶着柱子激烈磨擦。
  「没关係啦!让我帮你弄一下就会舒服的。」老头子已经不太能克制自己,放在小依背上的手慢慢绕到前面。
  「嗯……呜……」
  小依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因为根本无暇去感到有人在侵犯她,老头子见她没拒绝,色胆也愈来愈大,乾瘪的手掌索性袭到她胸前,轻轻盖在柔软的山峰上揉动。
  「啊……」小依被他一搓胸,立即舒畅的发出长长的呻吟!
  「是不是这里啊?这样可以吗?」
  她激烈的反应,不啻给那色老头一百分的鼓励,只见他十根手指用力的抓下去,彷彿要将衣服下那两团柔暖肉球捏爆似的!
  「哼……不……啊……用力……不……不要……」
  小依知道有人在侵犯她,但是痒到发麻的部位却似久旱逢甘霖般的受用,以致于语无伦次的一下子说不要、一下子又喊舒服。
  这时车上的乘客除了那群学生外,还有十几个人,女性约有五、六位,她们大都选择把脸转开的方式来避免尴尬,而男乘客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因为小依虽然长得很美,但行为反应却十分反常,对那老头的性骚扰欲拒还迎的样子,因此也就没人出来管。
  「你在干什么!再不放开这位小姐我就报警抓你!」终于有一位富正义感的高中生看不下去出来制止,从他穿的制服可以得知是全市最好学校的学生。
  老头见有人来坏他好事,也不甘示弱的反驳:「小朋友!甘你什么事?你没看见是这位小姐身体不舒服我在帮她吗!你不乖乖唸书管什么闲事?……哦……是不是想佔这位小姐便宜啊?」狡滑的老头马上先发制人堵住那学生的嘴。
  「你……你乱说什么?明明是你在对她……」
  「对她怎样?她喜欢我这样你管得着?」老头两只手掌更粗暴的抓着小依的双乳使劲搓揉!
  「啊……」小依整个人瘫在老头怀里扭动。
  「救……救……我……」她的辛苦而凄楚向出来主持正义的学生求救。
  「听到没?她要你住手!」学生用力抓住那老头的手腕,不准他再胡来。
  「啊!学生打人……把我手扭断了!救命啊!」老头子突然凄厉的哀号,那高中生明知他在演戏撒泼,但整车竟没人肯出声支持他的义行,甚至有几个男上班族还流露出不以为然的眼神,好像怪他出来坏事。
  「不要演戏了!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你吗?」高中生觉得自己被孤立,虽然有点害怕,仍然强势的揭穿老头的轨计。
  那老头见他的技俩并没让这个学生退却,其他人也一副冷眼旁观的样子,正想找个台阶让自己下,忽然车子后面传来一声怒吼:
  「妈的!念X中很屌是吗?敢在车上打老人!」
  那群不良高中生由阿郎带头,盛气凌人的走过来!
  原本车上发生争吵司机应该会来制止,但倒楣的小依搭上的这班车司机是个老先生,这时正戴着耳机听他的广播,对后面发生的事浑然不觉。更不幸的是前方出现了车阵,这段路原本就是窄长的单线道,路肩却并驶了两列车子,致使车阵阻滞动弹不得,看来要到下一站还有得等。
  「你们不要误会!是这个人一直在骚扰这位小姐。」高中生看这群不是善类的家伙围过来,知道这回真的惹上麻烦了,他只希望车上其他人能站在他这边,但结果却让人心寒,其他乘客依旧是冷眼旁观的态度。
  「市立X中……叫什么……李炳耀……」这群不良学生中有个家伙,不客气的纠起那好学生胸前的衣服,念出名牌上的姓名。
  「不要动手动脚!」高中生不甘示弱的打掉那家伙的手!
  「你妈的!」
  阿郎怒吼一声,猛然一拳捣在他肚子上,那高中生还来不及哀号就两腿一屈软下去,车上的人见状更不敢惹这群恶少,反正事又不关己。
  「年青人,谢谢你们,这个家伙真是没大没小,连我老头子他都欺负……」色老头见有人帮他撑腰,胆子比之前更大。
  「这小妞是哪里不舒服?我们一起帮她看看吧!」
  以阿郎为首的五、六个不良少年围住小依蹲下去,阿郎捧起她痛苦的脸蛋柔声的问道:「姊姊你哪里不舒服啊?让我们来帮帮你吧!」这些毛头小子看来都约十六、七岁,曾被退过学的阿郎也不过十九岁,但此刻把比他们年长的小依孤伶伶的围住,就像他们平常在玩小美眉一样对她。
  「手……拿开……呜……别碰我……」小依倾靠在铁柱上呻吟,她连想将下巴从阿郎手掌中转走的多余力气都没有。
  「我知道她那里不舒服,是她的奶子和屄在痒啦!」老头对阿郎说道。
  「真的吗?这样子的话……嘿嘿……老师说过,别人有困难就要帮助,你们应该知道吧?」阿郎淫笑的对他同伙道。
  「当然,老师的话一定要听……嘻嘻!」
  「那就要帮她止痒喽!」
  他们见小依神智不清好欺负,一个人从身后架住她的腋下扶她站起来,阿郎开始动手去解开她风衣的扣子。
  「嗯……」
  小依陷在淫痒的煎熬中,除了还剩一点残存的力气可以呻吟外,根本无法抵抗这些恶少对她的胡作非为。
  阿郎解开风衣的第二颗扣子时,就发现了她的手被脖子上的颈环吊着!
  「好可怜哦!怎么会被弄成这样,你们看!」阿郎拉着她被铐住的手让大家看。
  「你是不是作错什么事,被你男朋友或是丈夫处罚啊?」
  「不会是偷人吧?」不良少年们边逼问她边哈哈大笑,似乎这样捉弄比他们大的美女是件很兴奋的事。
  但小依根本无力去反驳,事实上她连旁人的话都听进没几分。
  「先把外衣脱掉吧!」另一个学生接替阿郎将剩下的扣子逐一解开,在背后架着她的家伙从她肩上拉下风衣,风衣无声无息的落在她脚边。
  「哇……里面穿得很辣哦!皮肤真好……」
  一个恶少发出振奋的歎息,露出香肩和玉腿的穿着刺激他们原始的兽性,小依两脚虚浮的乱动,要不是有人在后面架着根本就站不住。
  「是不是这里痒啊?」阿郎故意抚着她光滑纤瘦的裸肩问道。
  「呜……」小依恍乎的乱摇头!
  「那是不是这里?」瘦矮的学生也伸手在她雪白的胸口乱摸,「学长,这小妞皮肤真好,粉粉嫩嫩的,看她这样子应该是个上班族吧……」瘦子吃着豆腐,雀跃的对阿郎道。
  「是啊!没想到运气这么好,第一次把到这种女人……」阿郎也很兴奋,因为上班族非但学历好、气质好,而且小依不论脸蛋和身材都是上等的货色,和平常只能把到的落翅仔相比,眼前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只凤凰。
  「嗯……」
  小依突然轻叫了一声,像要挣脱什么纠缠似的乱踢一阵,原来那个色老头不知何时已俯在地上,两手抓着她的纤踝,黏呼呼的湿舌正舔着秀洁的脚趾,小依被淫药所影响,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想要抵抗也是力不从心。
  「学长!要不要把她抱到后面座位上去帮她止痒?」
  「好吧!看她这么难受的样子,我们是为了救人,只好这样了!」阿郎故意放大声的说,一方面试探其他乘客的反应,有点警告他们别多管闲事的味道,其实要是有几个人出来制止,这群高中生或许不敢如此无法无天,但是车上的人都不愿意惹麻烦,尤其大部份男乘客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十分期待看到这个美丽的女人被玩弄。
  「到这里来!」阿郎他们一群拥抬着小依到车子后排的座位上丢着,小依想爬走,又被四五只手拖上去。
  「漂亮姊姊,别担心,我会治好你的……嘿嘿……」一群恶少亢奋得磨拳擦掌。
  阿郎要其他人压住小依不让她乱动,接着手开始延光滑匀润的大腿慢慢往上抚,「干!真好摸……这种货色真是太正点了!」他感到能这样玩这个女人真是幸福!眼看两张大手已爬进裙摆内,手指正往禁区移动。
  「哼……不……要……」小依无力的呓吟着。
  「学长,弄开来看看……」
  「是啊!我们也想看」
  「不知道里面穿什么颜色的小裤裤……」
  在旁帮忙压着小依的高中生们,个个都瞪大眼珠猛吞口水,阿郎的手在小依裙子内享受福利,看得他们心痒难耐。
  「好吧!你们看清楚了!」他猛然把小依的裙摆往上掀至肚子以上!
  「哇……」
  「好细的腰!」
  「真正……」
  无助的小依在五、六匹小恶狼的魔爪下任他们宰割,雪白的柳腹在不安的蠕动,下身那条细边亵裤是两侧高到腰际,但前面却故意设计得很低的款式,配上若隐若现的雪白蕾丝,显得十分性感诱人。
  「让我看看你哪里痒?」阿郎推高她两边腿弯,饱满的裤底已经湿出一道痕迹。
  「已经湿了呢,怎么办呢?」
  「不!……不要!……」小依发觉她的腿被推得老高,突然又清醒了起来!
  「你不是很痒吗?让我帮你止止痒!」阿郎不顾小依反对,仍用他的手指压住湿软的裤底轻轻抠弄。
  「呜……不……不行!啊……咿……啊……」小依一舒服又陷入迷糊状态。
  「是不是这里?」阿郎边抠边问。
  「呜……呜……是……旁边,啊……是……那里……呜……用力……呜……好痒……好舒服……」小依一边哭一边张着小嘴喊舒服。
  「干!湿得好快!」阿郎兴奋的叫着,小依雪白裤底湿掉的痕渍正快速的扩大中!
  「怎么弄会更舒服?」阿郎逼问着小依。
  「不……不知道……」
  「脱掉裤子弄好不好?」
  「不……不可以……啊……」小依的头躺在另一个学生的下腹激烈乱晃。
  「那不要脱裤子,用这个可以吧!」阿郎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柄牙刷,那是从超市偷来一直放在书包里还没用过的。
  「呜……」小依只听到不脱她内裤,就胡乱的点头答应。
  「嘿嘿!……这个一定够你爽的……」阿郎开始用牙刷的刷毛来回刷她的下体,登时只听小依的叫声响彻车厢里。
  「好利害啊……」
  「整片裤底都湿透了……」
  ……
  恶少们看得目瞪口呆。
  车上的男乘客也都回头去看,连害怕的女乘客都忍不住在偷瞄,由于有椅背挡着,看去的是那些高中生的平头在乱动,还有两条高举的白嫩裸腿正兴奋的乱踢,美丽的脚ㄚ上挂着高跟凉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