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木婉清后传

木婉清后传

时间:2018-07-26 「不公平,不公平.」
木婉清骑乘黑马,沿路寻思,已经证明了她和段誉并非亲兄妹,可是段郎仍然捨她就王语嫣,虽然贵为王冑可以三宫六院,但好胜且善妒的她,更是不许段郎拥有第二的女人.无奈命运同她母亲一般,想及至此,不禁失声痛哭.
只听一声温柔的呼唤,道:「姑娘,何以痛哭?可有不快?」
木婉清侧头一看,是一个俊秀文士,虽不如慕容复的风流倜傥,但些许风霜之色,比之段誉更为气概.然而一身书生打扮,彷若初遇段郎之时,想及至此,登时恶念一生,一枝袖箭脱手而出.
那文士一惊,执扇一振,袖箭打落,怒道:「妳讲不讲道理.」木婉清理也不理,策马扬长而去.
日正当午,木婉清口渴,就近茶舖买茶,瞥眼一见,那文士竟早到一步,好整以暇地喝茶,木婉清心惊道:「脚程好快.」
那文士似早已知道她已经来了,说:「姑娘,我在等妳道歉呢.」
木婉清道:「我干嘛道歉?」
那文士取出她发出的袖箭,说道:「看来修罗刀秦红棉的高徒也不过尔尔」
木婉清愠道:「你说什么.」
那文士一喝,袖箭扬手而去,木婉清正欲闪避,却不知是那倒楣的茶博士中箭,应声倒地.
木婉清怒道:「你怎可以胡乱杀人呢?」
那文士道:「妳不是也爱乱杀人吗?木婉清.」
木婉清一震,两枝袖箭疾出,那文士武功奇高,摺扇一抄,袖箭反射回去,箭末正打中她两处身上大穴,一时动弹不得.
木婉清又惊又恐,问道:「你是谁?」
那文士哈哈笑道:「连我是谁妳也不知道,江湖上有四大恶人妳没听说?」
木婉清道:「胡说,四大恶人全都死了.」
文士道:「恶贯满盈,无恶不作,凶神恶煞,穷凶极恶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江湖的四大恶人叫阴狠毒辣,这四人本来都不相识的,只因有共同的癖好,才自每个人的绰号取一个字,组成四大恶人.」
木婉清颤道:「什么癖好?」
那文士道:「好色.」说完忽然一手拿住她的下颚,道:「休想咬舌自尽.」并点住了哑穴.
那文士又使她下跪,一面脱下自身裤子,道:「四大恶人各有特长,阴是阴阳道,道号法衍,最爱採阴补阳,我曾亲眼见到,这牛鼻子为了治癒唐门的毒伤,把一个处子从黑髮干到白髮.」
那文士露出毛茸茸的阳具,木婉清羞愧地闭上眼,文士硬是拨开她嘴唇,将阳具硬塞进去.文士又道:「狠是狠角色方横,我搞不懂他干女人的时候,会将她四肢折断,干完了就一刀解决,真没品味.」
木婉清喉头难受,发出声响,那文士淫笑道:「哈!想要了.」抽出阳具,将她倚在树干上,两手在她身上乱不规矩,一面又说:「毒是毒手郎中司徒萧,专用下三滥的勾当来迷姦女人.唉,这有什么好玩的.」
木婉清流下两行清泪,文士笑道:「哈!喜极而泣.」一说完,手一扯,木婉清全身一凉,竟然一丝不挂,文士脱衣手法熟练,无人能出其右.
「忘了自我介绍,小可姓伦名逸,忝为四大恶人之末,辣手书生伦逸是也」木婉清此时只想快快死去,可是生理的微妙变化已经不能自己了.丰满的椒乳在伦逸的陶冶之下,已然英姿挺拔,楚楚可人.未经人事的她,私处只经伦逸轻轻一舔,已然溢出淫水了.
伦逸见木婉清双眸紧闭,索性不再有任何动作.历时半刻,木婉清觉得对方并无动静,偷张眼一瞄,并没有任何人,再大胆睁眼,眼前一片荒地,空空如也,正要舒口气,忽地一个全身赤裸的男蹦出来,木婉清还没来得及反应,伦逸的以又快又準又熟练的技巧,将阳具对準阴户,一轰而上,木婉清惨叫一声,薄弱的处女膜给残忍的冲破,几个回合,伦逸突然撤军,处女之血汨汨流下.
伦逸得意的笑道:「啊哈!见红了.」
木婉清娇喘如牛,眼神充满怨毒,伦逸道:「瞪我啊!」蹲了下来,在她大腿两内侧舔舐鲜血,木婉清一阵茫酥酥,冷不防的给伦逸用中指狠狠插进阴户,木婉清销魂之声连连,不绝于耳.
伦逸残忍的伸出中指,淫水在木婉清的嘴唇左右涂抹,此时木婉清的意识混乱,任凭摆布.伦逸见已驯服,解开穴道,让她躺下,分开大腿,再度将阳具轻轻地擸入,木婉清犹若初经暴雨洗礼,痛苦不堪,现在却如檀香沐浴,加上伦逸手法高超,在她的朱唇粉颈,椒乳凝脂,均得以适时的抚慰,不由置身其中,浑然忘我.唧唧哼哼之余,高潮渐起,霎时一阵甘霖,沛然洒在木婉清的脸庞上.
片刻,木婉清仍旧在半梦半醒之间,体内微微降温的热血,又逐渐沸腾,双乳,私处,乃至于全身肌肤,全身浸淫在抚慰的快感,忽觉周身益渐痛疼,两眼一张,「啊」了一声,三个丑陋且全身赤裸的村夫,成犄角之势,压制她四肢,木婉清泪眼汪汪,苦苦哀求,反而加重三个村夫施虐快感,处在下体的肥胖村夫扶起丰臀,木婉清惨呼一声,为求着力点,只好搂住另两个村夫的颈子,那两个村夫顺势俯首去吸吮温润如玉的的乳头,三处快感涌遍全身.
木婉清由可怜的哀求转成淫蕩的呻吟,已然忘了少女的矜持,左边的村夫将她的脸侧过,进行口交,她来者不拒;右边的村夫则把她的手拉到自己的阳具,要他手淫,也顺应要求.
这时正交媾的肥胖村夫高潮一起,一注暴精洗在她上身,正在给口交的村夫笑道:「王胖,準一点,别喷到我这里.」说完抽离阳具,转战阴户,这时木婉清意识一清醒,忙推开另一个村夫,纵身跃起,跨稳马步,两手交叉前护,颤声道:「不要过来.」
给推开的村夫骂道:「臭婊子,装什么良家妇女,刚才妳的叫声多淫蕩.」
木婉清大喝道:「再过来我杀了你.」下意识一翻手腕,要射出袖箭,却忘记自己全身武装已被解除,何来袖箭.那三个村夫见她作势要发暗器,不由哈哈大笑.
给口交的村夫一箭步要扑上去,木婉清反应机敏,飞快一脚,将他弹回.可是初经人事的她,这时已全身酸麻,武功剩不到三成.
其他的同伴激起同仇敌慨之心,两人缓缓向前,木婉清全神贯注,準备痛下杀手.不意不知何处飞来一颗石子,正中脚下筑宾穴,木婉清一个失足,给叫王胖的人抱住,另一个也不再留情,先饱以一顿乱拳,可怜的木婉清被揍得死去活来,活脱脱地被拖到棕树旁,用绳索吊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