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七章 爱情誓言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七章 爱情誓言

时间:2018-07-11 曾经的美丽车班公主,未来属于我们自己繁花药业的一枝花段婷婷,今晚一头长髮自然而飘逸,里面一条红色高领长款针织裙,外面套着黑色的羊绒大衣,天鹅绒黑色长筒九分连裆裤袜,配上一双黑色绒面银饰细高跟长统靴,显得很是高雅出众。
  俗话说得好,观色如观花,搂着姿仪万千的玉女段婷婷娉婷婀娜、袅袅款款地跨入悄无一人的小诊所,在灯光映衬下,她那堪与明月争辉的姿容恰似嫦娥落人间,艳丽清爽令我眼前一亮。尤其今天几杯洋河蓝色经典的白酒下肚后,酒量甚浅的段婷婷朦胧秀眸中闪动着扑朔迷离的媚光,美人微薰,是妩媚,是妖娆,是本能的诱惑,让我想起古诗中美人醉酒的无边风韵和撩人艳色。
  帘底疏花月入樽,海棠梦去酒还温;腮边红入桃花嫩,懒倚闲听竹叩门。
  从刚才的初醉到如今一路走来醺醺醉意,身材高挑的俏婷婷纤手轻抚微微晕眩的臻首,柔声道:「白秋,人家今天真的喝多了,头有点晕……」,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灵舌竟似有些打结了。
  婷婷本就长得很漂亮,而今天醉酒玉女更媚态毕现,看到这个车班万人迷公主玩弄着那一绺头髮、扭着脖子、歪着嘴巴、飞着媚眼,还有那柔媚的声音如天籁,我的天,这哪里是公主啊?不过她那鹅蛋脸乾净清爽的可爱样子,我发现好久没有勃起的阳具竟然充血立起来了。我的眼中闪过一丝戾色邪光,心想酒为色媒人,纵有锦裘尤换酒,虽无宝马也观花。
  身边漂亮玉女因为喝了酒的关係,媚眼迷离,已然把主动权全部交给了我。我两下就拉开了沙发床,摊开两床薄被,打开小太阳取暖器,虽然有些简陋破旧,但此时慾火焚心的我哪里还去讲究这些,只要有玉女公主俏婷婷陪在身边,何处锦帐不春宵啊!
  我两把将俏婷婷身上的黑色羊绒短大衣给脱了扔到一边,让她坐在沙发床上,自己半跪在她面前先扒了她美脚上的一只黑色绒面带方形银饰的细高跟长靴。今天一路走来,「嗒嗒」的这双黑色性感高跟靴子敲击地面的声音,真是悦耳动听啊。
  如今从美女的玉足上扒拉下来抵近鼻尖仔细赏玩一番,的确精美撩人、骚韵悠长,黑色绒面尖头配上五厘米的细高跟造型严谨,和闪亮的方形银饰搭配起来,显得性感细腻妖娆中,又添活力更新鲜。在高跟靴子炫目的诱惑下,我好好地闻了闻这性感高跟靴子里的原味儿,没有想像中的那股脚臭,只有淡淡的皮革清香和非常轻微的几缕腥臊。
  玉女俏婷婷双手后撑着坐在沙发床上,微笑着作为美人儿坦然接受着我对她玉足和性感高跟靴的奉承和礼拜,她弯曲一条小腿,包裹在黑色天鹅绒包臀九分长袜里的白嫩的小脚,很顺利的从黑色绒面银饰细高跟长统靴中滑出,美丽的脚弓和后跟先拉直再回收形成了诱人的弧度,套在短款的薄薄的肉色丝袜中的白嫩脚面和涂着粉色指甲油的五个脚趾伸头探脑露了出来。
  肉丝短袜纤薄细软如如无物,玉女俏婷婷的脚趾又白又直,纤细嫩滑,顺着脚趾往上是白嫩有形的脚弓,再往上是笔直纤细的小腿,实在是温香软玉盈盈一握动人心弦啊,我看见她翘着左腿,笔直的小腿末端是裹在肉丝袜中的白嫩修长的脚弓和嫩滑诱人的脚后跟,脚弓弯曲,和脚趾形成了致命的弧度。我的下面一下就有了反应,一把捧住就舔起了她裹在丝袜里的脚趾脚背脚心。
  玉女俏婷婷刚才看见我盯着闻她的黑色细高跟长靴就觉得有些诧异,如今见我促狭地舔弄起自己的脚趾啥的,弄得痒痒的,含羞带臊的漂亮女孩子家哪里还忍得下去,噗嗤一下就笑出来了,略带醉意地轻声呵斥着,「死白秋,好好的中什么邪了,捧着人家的臭脚丫子舔啥呀!」此时我舔得很有些冲动了,听她娇声呵斥着心里一阵酥麻反而更是舒坦。
  于是将手里的靴子放在床头处,又返身从办公桌上拿了张抹布将婷婷右脚上的秀美撩人的黑色细高跟长靴上下擦拭一番,不脱这性感靴子了,直接搂紧微醉的玉女俏婷婷滚上了低矮的沙发床,扯开薄被盖住了春心萌动的一双男女。
  上来一双魔爪就在被窝里找到了用武之地,在玉女俏婷婷的身子上上下下撒欢儿活动开了,与身边无数娇妻艳妾俏婢的厮混交合过程中,我这调逗女孩子身上敏感部位的能力也渐渐被训练得出神入化起来。
  我一把搂死了玉女俏婷婷,下面摸弄着,上面亲了亲她的小嘴:「今晚好好陪陪你的白秋哥。」没想到热情如火的半醉美人儿婷婷娇笑一声,对着我的嘴就吻了过来。这是我平生时间最长的一次接吻,婷婷趴在我的胸膛上没完没了的吻着,小小的舌头似乎永远不会疲倦一般不停的在我的口中蠕动搅拌,很久很久之后玉女俏婷婷才娇喘着鬆开了嘴,用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我,然后再度缓缓低下头去,在我的脖子上轻轻的亲吻起来。
  我被俏婷婷的热情击晕了,有些语无伦次地回忆起在天龙公司车班和婷婷第一次邂逅的情景,俏婷婷这风姿卓绝、光艳明丽的漂亮女孩子,美得出奇、美得惊人,我一见面就被她的姿色所吸引,只见那天她脖颈处扎了条月白色的碎花纱巾,显得很是高雅,外面套着奶白色的风衣,里面对襟羊绒薄毛衣里面是件红色的真丝衬衣,笔直的蓝色牛仔裤十分好看,衬衣扎在牛仔裤里,显出了动人的曲线。小脚上隐约可见肉色的丝袜嫩脚背,一双黑色的细高跟鞋更显露出她修长的身材。
  说实话,我特别喜欢美女穿着紧身高腰包臀的性感牛仔裤,修长硬朗的线条包裹了女性最性感的部位,再配上双妩媚秀丽的细高跟鞋儿,浓浓的女人味在踩着细细鞋跟时,一点点瀰漫开来;特别是当紧身牛仔裤遇到秀美的细高跟鞋儿时,那股女性的英气勃发再添一份妩媚,散发更多撩人的魅力。
  不过当这个美丽的高个姑娘段婷婷走到我的身边时,她冷傲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俏脸立刻红了一下,但她还是在用眼角仔细地扫视着我。
  「婷婷,你当时看见我的时候,俏脸怎么红了一下呢?你当时想什么呢?」我问了半天,却发现俏婷婷根本就没听进去,而是一直看着我。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怎么不听我说话呢?」俏婷婷眼睛这才转动起来,她有些癡癡地问我:「白秋哥,天龙食堂的那个叶锋是你女朋友吗?」我愣了一下,但马上反应过来了,我摇摇头:「不是,你说哪里话哦,我只把她当一般朋友看。」
  「是啊,农村来的食堂卖饭丫头,要学历没学历,要品味没品味,就倚仗着有三分姿色,只要你一照顾她,马上挺着一双大奶子往你怀里钻,天生的贱货。」我从这话里听出了很浓的醋意,不过反过来说这婷婷现在好像把我当心上人看了。
  俏婷婷想想又问了句:「那我呢?白秋哥你把我当成什么看?」「你?朋友啊?!」我有些惊讶,同时了解到了她的想法。我不否认我对俏婷婷有种不太一样的感觉,但我肯定这不是传说中的爱情,毕竟对于猎色无数的我来说,婷婷不过是情感长河中的一朵浪花而已,当然此时的我是不愿揭破这层薄薄窗纱的,何苦去伤害本就有些苦命的这个漂亮女孩子呢。
  俏婷婷听了我的回答静静看了我一会,忽然又问:「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女孩子?」我装愣地摇摇头:「我不知道……」「那你知道当一个男的喜欢上一个女孩子的时候时什么样的心情吗?他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吗?」「不……我不知道。」
  俏婷婷抱紧了我,在我耳边柔声说,「他会一直不停的找机会接近那个女孩子,然后再一直找机会和她说话。」俏婷婷抓着我的胳膊,两眼炯炯有神,此时的她似乎醉意全消:「白秋你知道吗,你在QQ上老找我聊天,让我在面对沉重的生活时终于有了个偷闲的空间,当时人家在网上冲你发脾气撒娇,就是希望看到你细心呵护和在乎我,慢慢地我就有些喜欢你了,后来王文军出事后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第一时间给你发了短消息,再后来你请我吃饭那次,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有机会接近你。最后你这次陪我回云山,又给我们大红包,还筹划安排我们家的未来,今天喝酒的时候我的心好乱,我妈说你在找机会接近我,说你那是喜欢上我了……白秋哥你知道吗,我爱上你了,白秋。」
  俏婷婷的手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脸上却是一片平静。说到这里,俏婷婷停了一下,然后毅然决然地看着我,深情地对我说,「答应我白秋,当我的男朋友吧。」
  我呆住了,自从对异性感兴趣以来一直都是我在不停地追求和玩弄女孩子,就是遇到喜欢我的女孩,也是含蓄地对我示好,我从来没有经历过一个女孩子直接向我示爱的情况,也从来没想到我会遇到,但今天却遇到了。
  我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在转着些什么念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清了清嗓子,我乾巴巴吐出了几个字:「婷婷……我……我……」「白秋啊白秋,你别说话,我怕你拒绝我,我受不了,」婷婷话没出口,晶莹的泪水先滴落下来,显示出无比的委屈和幽怨,她忽然扑进我的怀里哭了起来「别人都说我是扫帚星、寡妇命,一生剋夫呢,白秋你也忌讳这个吗?」
  她趴在我怀里呜呜地哭个不停,忽然间我的心里出现一片前所未有的温存,一个女孩子,一个爱上了我的女孩子勇敢地对我示爱之后却不敢听到结果。我的鼻子不由就酸了起来。此刻我分明能感到被爱的感觉,这说不上来的感觉令我想流泪。
  我慢慢的用两只手臂环住了她,然后用力把她抱到怀里。俏婷婷抬起哭得红红的眼睛,泪眼婆娑的看着我:「白秋哥?」我微笑着对她点了点头,「婷婷,我爱你,今后你就躲进我温暖的港湾吧,永远避开风霜刀剑、陪你直面碧海蓝天。」俏婷婷笑了,笑得好甜好美,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小脸,不由得陶醉其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和俏婷婷再次深深的吻到了一起,我们两人的舌头紧紧纠缠住对方的,不住的翻捲蠕动着……。「白秋……」俏婷婷把脸贴在我的胸膛上,玩弄着我衣服上的金属扣子:「白秋啊……」「嗯?」我低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什么事?」她抬头仰起小脸,娇柔地笑着:「没事,就是想叫你。」
  过了一会儿俏婷婷又叫:「白秋?」我再次吻吻她的额头:「什么事?」这次俏婷婷却从我怀里坐了起来,面对着我,眼中放射着一种令我不能理解的目光。「白秋,你要了我吧。我都给你。」
  这一瞬间,我被一种巨大的幸福感觉所填满,这感觉让我头晕目眩,彷彿连整个世界都颠倒了过来。我想笑,却笑不出来,我想哭,却没有泪水,所以我只能把俏婷婷紧紧的抱在怀里:「傻丫头,不要对我这么不放心。我白秋不会随便的接受什么,一旦接受了就永远不会放弃。」
  「白秋,这算是你发的誓吗?」我摇头:「不是,这个不是。」接着我举起右手,看着俏婷婷美丽的眼睛郑重的说:「我现在对天发誓,除非我死,不然绝不放弃爱我的俏婷婷。」俏婷婷的眼睛里涌出点点泪花,她也举起了手说:「我对天发誓,除非我死,不然绝不放弃爱我的白秋哥。」
  在这个临近春节的冬夜里,在这个平凡的小县城的诊所里面,互相搂抱着躺在陈旧的沙发床上,我和婷婷对天发下了我们人生中关于爱情的誓言,没有海誓山盟,没约定厮守到老,而是给我们之间的爱规定了一个结束的日期。不管以往我对女孩子有过多少誓约,也不管今后生活会指引我前往何方,此时此刻,我以真诚的心发下这个誓言。
  俏婷婷发过了誓,缓缓坐了起来,闭上眼睛似乎是想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我止住了她,支起上身,撩开婷婷身上的长款高领红色针织裙仔细欣赏,只见女孩雪白的胸腹微微敞露,乳罩是白色的,绣着精緻的蕾丝,被俏婷婷丰挺的乳房胀得异常饱满。我细心地把针织裙再往上撩撩,俏婷婷娇羞地把双手抱在胸前。
  我微微笑了笑,把俏婷婷按到床上,双手拉到头顶用一只大手握住,压在枕头上,另一只手便伸到后背三下两下解了她的乳罩扣搭向上拉起,一剎间,俏婷婷那对尖挺的乳球便跳了出来。俏婷婷羞叫着,左右轻摆着头部,闭着双眸不敢多看我一眼。我的手掌覆上俏婷婷的乳尖,掌心轻触那尖峰上那娇红的玉珠,女孩呼吸一阵混乱。我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捻玩这美艳的南国红豆,感觉着它们在我手指间硬胀起来。俏婷婷忽然娇啼一声,身体不安的扭动,身体一阵阵的发热。
  我玩了一会儿俏婷婷的乳房,把视线转移到她微微颤抖的小腹,手掌滑到那里,轻轻抚摸,按压,温柔的转着圈。我放开俏婷婷的手,腾出手来,想将她的黑色天鹅绒包臀长袜从她的下身剥了下来,很快发现这不怎么行得通。
  我有个特殊的爱好就是让美女穿着衣服让我搞,所以今晚我要让俏婷婷穿着这身性感服饰和黑色细高跟靴子搞她,但这不是吊袜带和长筒袜的组合。想想这条包臀长袜已经被我外射过一次了,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乾脆一把扯成开裆裤。俏婷婷的双手一下被放开,羞怯中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抓过枕头挡在俏脸前。待我抬起她的下体,将她的小内裤从屁股上直接扯飞时,俏婷婷已经羞得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我跪在床边,虔诚的将俏婷婷雪白的身子从头到脚吻了一遍又一遍,女孩躺在我的怀里,几分羞涩,眼睛不敢看我,我俯下身,嗅着俏婷婷身体上散发出的清新的肉香,从髮际到耳畔,再到脖颈,乳沟中的味道最好闻,那是一种温暖的带着淡淡母性的味道,让我的心稍获宁静。我把头靠在女孩的胸脯上,半天没有动。直到她发出细细的呻吟声,胯间也隐隐的闪着萤光,俏婷婷她动情了。
  我并不急于操她,把她的两腿分开,坐在中间,仔细的看她,俏婷婷觉得羞不可抑,几次想要闭紧双腿,但又被我有力的双手强制拉开。此时俏婷婷胯间的美妙景色,让我心旷神怡,那含苞待放的两瓣莲花,紧紧包裹着娇艳的花蕊;那丰隆的阴阜又如初出蒸笼的小肉包,在那之上,一丛萋萋芳草,娇艳的微微打卷。这待放的花儿,在我注视下正如在和煦的春风里让人心神摇旌的颤粟。
  我想起在青藏高原的阳光中见过的盛放罂栗花,那致命的花儿风中摇曳时总勃发起一种妖艳的美丽,而这里,俏婷婷胯间鲜红的花儿却显得如此的娇弱柔美,让人怜惜。我伸出手指,挑开花心,直探入花荫深处,注视着中指的指节一节节被鲜红的嫩肉一点点吞没,然后轻轻拉动,俏婷婷不由得发出呻吟。
  我俯身趴下,躺在俏婷婷身侧,含住乳尖那一粒红豆,吮吸有声。俏婷婷反过手来,轻轻拢住我的头,又放开,紧紧抓住床沿。此时俏婷婷的花心开放了,湿润了,热烫了,黑色的绒面银饰性感细高跟鞋儿绷得直直的,小嘴渴望地微启,等待着我的佔有。
  我终于抽出手指,站在床边,注视着床上半裸半露的佳人,那柔质的、撩起的红色高领针织裙间,半掩半露的椒乳正激烈的起伏着。我脱光身上的衣物,爬到床上,双手握住俏婷婷的性感黑色细高跟长靴足踝,抬起分开,压低在两侧,漂亮的玉女公主的下体羞耻地凸出,我并不忙于插入,而是把阳具嵌入阴缝之中,轻轻拉动,感受着俏婷婷阴道中喷出的阵阵热气,阳物愈发硬胀,直至青筋暴突。
  慢慢的我压上了她的身子,把极度坚硬的阳具顶在俏婷婷散发着潮气和火热温度的私处:「婷婷,我要来了……」俏婷婷的身子忽然颤抖起来,双手也紧紧的抱住我的身子:「来吧白秋,把婷婷要了吧,我给你,我什么都给你……」
  当红肿的龟头拨开湿淋的莲瓣缓缓插入时,俏婷婷咬紧下唇,一声闷哼。我看着俏婷婷红通通的脸,看着她娇蹙的眉,快意从腹部之下直窜至心口。让我忍不住下身一顶,将籐蔓暴突的阴茎连根插入!
  没有遇到任何障碍,柔滑细腻地就进入了她私密的深处。虽然没有被撕裂处女膜的痛楚,但俏婷婷还像是受到疼痛的侵袭一般在我插入的同时猛的睁开了眼睛,被我压着的身子再次剧烈的颤抖起来。
  我慌忙停下下身的动作,边深深吻她,边用双手无微不至地抚摸她的身子。过了好久,俏婷婷才平静下来,她热烈回应着我的吻,再度闭上了双眼,但我看到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疼吗?」我吻去她的泪珠。「不……我不疼……白秋,我好高兴好高兴,白秋,我们已经成为一个人了,是不是?」「是。」我点点头:「而且再也不会分开了。」俏婷婷羞涩地咬着薄薄的下唇嫣然一笑:「白秋,你……你动吧。」
  我摆动起了腰,缓慢而又坚决地抽出插入,俏婷婷随着我的每一次进入发出细细的温柔的呻吟,从她的小嘴中喷出的带香气的呼吸一股股扑在我的脸上,让我领略到少女的吐气如兰和含蓄而热烈的风情。我的速度渐渐加快,俏婷婷的双手也越来越紧的缠住我。
  忽然俏婷婷把嘴贴到我的耳边轻轻的说:「白秋,我……我想看看。」我喘着,亲吻着她雪白的脖颈:「看……看什么?」「我好幸福,我想看看我们是怎么连在一起的……」我轻轻笑了笑,然后停下动作坐了起来。俏婷婷随后把双手支撑在身后也坐了起来,低头看着我们连在一起的私处。
  我用双手扶着她的髋股,小幅度的活动着屁股,俏婷婷不住的看着我的阳具在她柔软的阴道内进出,接着把我的一只手拉住,盖到她堪可盈盈一握的淑乳上。我揉捏着,下身的速度渐渐加快,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我熟练地使用九浅一深之法,慢慢挑逗着胯下婷婷的情慾,我一向喜欢看见身下漂亮女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你说是淫贱也好,忘情也好,在我的眼中,那一刻女人的表情是最美丽,最动人的。
  俏婷婷果然经受不起我的挑逗,星眸微张,流波动人,玉唇悄启,粉舌轻吐,娇喘如云,纤腰上挺。迎合着我的玉柱抽送,膣腔里的嫩肉收缩舒张。俏婷婷的娇态极大刺激着我的欲情,我不想再忍耐,不想再控制,伏在俏婷婷身上狂暴地抽插,在婷婷的耳边咬牙切齿道:「婷婷!婷婷!我爱你!我操死你!」俏婷婷迷茫中侧过脸,忽然之间,她觉得一股炽烫的热流窜入自己阴腔,重重打在子宫上……。
  我紧紧地抱着怀中佳人,这个自己以前日思夜想想要得到的天龙车班的一枝花玉女俏婷婷,如今,我终于得到了她,佔有了她,这种感觉,真是美妙至极。让什么王文军、李正根、蛤蟆之流流哈喇子眼馋去吧,天龙食堂和车班的两朵花叶子楣叶锋和周慧敏段婷婷都分别被我拿下,这些或丰满性感或漂亮高雅的女孩子,他们的梦中情人,如今双双爽爽地在我的胯下称臣,任我骑乘享用艳福无边。
  强烈的喘息后,我感到涣散的视线集中起来了。俏婷婷把嘴伸过来在我的脸上吻了吻:「我好幸福,白秋你属于我了。我真快乐呀,真的很快乐。」说着用滑腻的小手握住我的阳具抚摸着,忽然她格格地笑了起来:「白秋,刚刚还硬硬的,这会儿又像麵条一样软了……」。
  婷婷没有提回家的事情,我给她讲今晚的小诊所就是她的家了,「好啊,白秋,以后你到哪里,哪里就是我段婷婷的家了!」幸福的婷婷将美人臻首伏在我的怀里,我们搂抱在一起呼呼睡去……。
  「白秋,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快起来!!」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俏婷婷正掐着小细腰站在我的床前,一身红色的高领长款针织毛裙在透过窗户射进房间的清晨阳光照耀下鲜艳招展,我揉揉眼睛:「嗌?几点了?婷婷你起来怎么也不叫我?」俏婷婷把我的衣服扔过来:「我也才起来……你干什么啊?快放开我。」
  我见婷婷初承雨露后娇俏妩媚美艳动人,顿时色心再起,见小诊所没人,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床上:「俏婷婷啊,昨晚还没亲热够呢,来,让当哥的亲亲……」「不行不行,你快放开,爸妈他们过来怎么办?」「不会的,午饭前没人会来的,你爸说了今天诊所不开门,让我们好好休息的……」我死死搂住俏婷婷,不顾她的挣扎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撩开奶罩子在她柔软的乳房上揉搓起来,俏婷婷半瞇起眼睛,脸上一片潮红,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嗯……别……别……白秋……这里可不行……要是让人看见我们可就全完了」我的下身硬得厉害,哪还顾得了有没有人过来。我撩起她的针织长裙,把她的乳房解放到空气之中,然后低头含住了她那娇艳红润的乳头吮吸起来……俏婷婷动情的扭动起了身子,口中发出纤细的呻吟声。
  我吐出被吮得充血勃立的乳头,把手伸到她的黑色开档天鹅绒九分裤袜里。我的手刚接触到她已经微微潮湿的胯间,俏婷婷就猛然拱起了上身,两颗蘸满唾液的乳头红艳晶亮,犹如光彩夺目的红宝石镶嵌在两朵洁白的莲花之上。
  「俏婷婷……」我喘着粗气胡乱的亲吻着她的胸脯:「我受不了了……」俏婷婷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髮:「白秋,我整个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躺了下去,把俏婷婷的头向我的胯间压下:「俏婷婷,用嘴好不好?」「死样儿。」
  我丑恶的内心深处觉得,彻底征服一个婀娜袅袅的大美女的方式就是将她的美人头儿按到自己胯下,把臭烘烘的鸡巴直接捅进她高贵的小嘴巴里,让她用小嫩舌头为你舔品,小嘴儿为你含弄吸吮,不管她们读再多的书,学历再好,职位再高,长得再漂亮,还是衣着打扮再高档优雅,高跟鞋多么性感动人,我就喜欢用这种操婊子的方式玩她们。
  她轻轻的在我肚子上打了一下,然后给我脱下平角内裤,我的阳具犹如标枪一样直挺挺的朝天而立,俏婷婷低下头,在红红的龟头上吻了一下,异样的刺激让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俏婷婷向我抿嘴一笑,然后张开了小嘴,慢慢的把龟头含到了口中。
  一股温热包含住了我,让我舒服的哼出了声。俏婷婷极其温柔而又缓慢的活动着她的头,一次次的把阳具深深的含到口中,这彻底的温柔含吮令我的神经敏感无比,兴奋迅速的积累到最顶端……。
  就在我性慾勃发将要在俏婷婷这个大美女的口中喷发的那一剎那,一阵急促的电话铃音响了起来,我迟疑了一下,拿起手机看了看,是繁花药业的总经理,我的亲亲小老婆潘莉打过来的,而此时下面风情万种的俏婷婷已是粉面桃花,娇小滑腻的舌头在龟头稜沟里打转,仔细地抚弄着。
  我特喜欢一边让一个大美女在我的胯下口舌侍奉着,一边和另一个不知情的大美女打电话,这样有一种偷情的快感。于是我示意婷婷不要停下,伸手推开了滑盖,「喂……你好,我是白秋」「你好白秋」电话那头是一个柔媚的女人的声音,「嗯……我是白秋……」我很自然地答道。
  「我是潘莉啊,昨晚你给我们发的短消息收到了,现在我和月琴已经上了高速,可能一个小时以后到云山吧,我们在哪里碰面呢?」
  「嗯……好的,你们动作够快的,你们这次几个人过来呢?」我问道。「一二三四,我们繁花的四大美女都来呢,谢娟开车,然后我们两个加上叶锋一共是四个,让叶锋这个新人也来见识一下吧。」听她这么说,想起昨晚婷婷说的话,我觉得有些不妥,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不好说啥,便支吾了两句,「嗯……好的……对了……江陵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吧?」我问。「已经都收拾服贴了,把我和雯丽姐都累坏了,你这个冤家把人家指派着忙得团团转,自己就知道偷懒,你这个坏白秋。」
  我知道不能继续纠缠下去了,否则会没完没了的,有几天没有临幸我的潘金莲潘贵妃了,她有些不依不饶的。我看看表已经是九点过了,便说着,「嗯……辛苦你们了……这样吧,你们直接开到云山县中医院,十点半左右我在那里等你们。」我忍着下体越来越强的快感挂上电话,俏婷婷用手托住翘起的精袋,加快了吞吐速度。
  「噢……」我畅快得身体弓直起来,肉棒急剧跳动,马眼发酸。「啊……」我抖动了两下,显然已在俏婷婷的嘴里射了。
  美丽的玉女公主俏婷婷嘴唇含紧,不让一点精液溢出,等到我完全射完后,才小心含住满口污物抬起了头。她娇柔地望了一眼快意的我,一抿嘴,喉中一动,咕地把浓精嚥了下去,还伸出小舌舔了一下唇边。
  「婷婷……怎么样……味道还好吧?」我看着趴在胯下,属于自己的这个漂亮女人快意中带些羞辱地问她。「你们男人怎么都好这一口儿?」俏婷婷笑了起来,哪里是什么玉女,此时的她略带着几分骚媚。
  听这话我有些疑惑起来,没有哪个玉女大姑娘一开始就肯为男人低头吹箫的,更不要说含品吞精了,这个段婷婷箫技熟练吞精自然,到底被几个男人过了手呢?
  问题看来绝不是那么简单,我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