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形势複杂

风月大陆 第四章 形势複杂

时间:2018-02-06 叶天龙他们出了船舱,整条画舫早已在女神战士和金凤卫的控制之下,她们也是和柳琴儿、玉珠一样的从水下过来的。
  一身紧贴的水靠下面辛西雅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呈现出让人惊心动魄的感觉,颀长的身量似乎要溶进头顶上那繁星如棋的夜空中,叶天龙一看到站在画舫前头的这一幅盛景,顿时为之一呆。
  听到叶天龙的脚步声,辛西雅转过身来,「公子,全部準备好了,我们是不是现在就靠岸?」
  没有说话,叶天龙只是点点头,走到辛西雅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头。是现在就靠时为此刻他的心中是万分的惋惜,如此一个拥有完美身材和绝世娇颜的美女却无法像正常人一样享受到爱情的甜美,就算是永远不老的生命对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画舫无声的划开水面,一到岸边,就引起了某些人的关注,因为是不夜的风月场所,也有不少的势力插手其中的管理,分享丰厚的利益。但叶天龙他们根本不给这些人一丝盘问的机会,马上将所有的人全部带回了他们下榻的客栈。
  火光下,柳琴儿、辛西雅她们这些美女的形象特别的醒目,这样的情况入到消息灵通人士的耳中,自然猜得出她们的身份来历,这些母老虎惹不得!
  客栈的大厅中,于凤舞和晨月含笑迎上满载而归的叶天龙他们。见到当头的叶天龙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不禁同时一愣。
  「这里交给你们,我马上就要动身了!」说罢,叶天龙匆匆往后面行去。
  「难道说今天的行动他不喜欢?」晨月颇感意外地望着叶天龙的背影,「明明是他自然提出来的啊?」
  于凤舞轻轻摇头,练成「龙之心经」的她现在已经和叶天龙达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自然明白叶天龙心中的想法。
  「他在为辛西雅的不幸感到遗憾!」于凤舞的美眸投到了刚刚踏进大厅的女神战士首领。
  「不幸?」晨月不解地反问了一声。
  于凤舞笑而不答,吩咐金凤卫将带来的人进行分别盘查。那些不相干的僕役稍微盘问一下就放掉了,只有白牡丹、碧玉和十三娘,以及她们三人的贴身侍女被扣留起来。
  叶天龙準备妥当,回到大厅的时候,他的心情也变得好起来了,含笑问于凤舞道:「收穫如何啊?」
  晨月横了他一眼,轻笑道:「今天就是夫君大人的收穫最大了!」然后形状美好的黛眉一挑,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那三个女人的服侍一定很周到吧?」
  叶天龙顿时感到数双目光投到自己的身上,知道在座的美女都在注意自己,便笑嘻嘻地说道:「各位夫人,这都是经过你们批准的哦!再说,应付她们是很吃力的一件事,我也是勉为其难罢了。」
  柳琴儿的小嘴一撇,没好气的说道:「看你乐不思蜀的样子,哪里是辛苦了?」
  叶天龙马上举手直呼冤枉,玉珠怯怯的出声道:「二姐,公子这样做不是和大家商议过的吗?这样大张旗鼓的游玩行乐,目的是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以此来掩护公子他们的行动。」
  于凤舞颇为怜惜地搂住玉珠的纤腰,含笑道:「好啦,好啦,不要再说了。看看连我们的玉珠妹子都发话啦!」玉珠涨红了一张俏脸,连忙说道:「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柳琴儿也轻轻掐了一把玉珠的玉手,笑道:「看你这个样子,大家都是开玩笑的啦!」此言一出,众人皆笑。
  叶天龙则心满意足地点头说道:「看来只有玉珠对我最好了,来,来,就让我好好疼疼你吧!」说着,他朝玉珠伸出双手,玉珠羞得俏脸通红,将一个身子埋到了于凤舞的怀中。
  「你们都不许欺负玉珠好妹子!」于凤舞的这一句话说出来,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笑了一阵,于凤舞才将话题拉回到正路上来。
  「说真的,天龙的运气好得惊人,居然一下子就找到了公孙世家的人,而且还意外的得到了她们接受指示要对付我们的情报!现在我们手头有了这个十三娘,就可以知道公孙大娘的下落,以及公孙世家目前的一些情况了。」
  众人一起点头,本来的计划只是有可能会引出公孙世家的人,因为公孙世家在风月场所是很有势力的,而不管是谁得到了公孙大娘,都会利用她来动用公孙世家在这方面的优势,好掌握各地的动静。
  素来厚脸皮的当事人却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自得其乐地说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所以才会设计出这样的计谋来!」
  这种没有逻辑性的胡言乱语,自然是不会得到众人的认同,唯一的结果就是众女皆向当事人投以一个「早知道你就会这么说!」的白眼。
  已经习惯了这样场面的当事人自然不会把这些小事放在眼中,叶天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突然凑到于凤舞的娇靥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亲爱的夫人,这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受到这样的偷袭,有着美女战神称号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惊慌和羞涩,而是伸出白嫩晶莹的纤手拍了拍叶天龙的脸庞,柔声说道:「乖,不要闹了!」
  没收到意料之中的效果,叶天龙大感洩气,他只好乾笑了两声,道:「这里的事情麻烦你们大家了,如果有公孙大娘的消息,也不要急着出动,一定要等我回来啊!」
  晨月笑道:「夫君大人但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把英雄救美人的机会留给您的!」
  叶天龙乐颠颠的在晨月的俏脸上摸了一把,笑道:「小妖精,就是你会作怪!」然后站直身形,朝众女抱拳道:「各位美女,小将去也!」见到他这副模样,众女顿时笑作一团。
  娇笑声中,叶天龙大踏步地往外行去。走到大厅的门口时,突然听到于凤舞的一声娇唤:「天龙!」声音中透出了万般的深情。
  叶天龙的身子一顿,转过身来,却看到众女这时候都已经是站起来,每一个人的美目都充满了关切的神情,真是千种柔情尽在其中!
  玉珠飞身而出,掠到叶天龙的身边,轻声道:「公子,多保重!」
  叶天龙笑道:「小傻瓜,你也多保重!」
  为了这次行动的隐秘性,叶天龙把素来不离开自己左右的玉珠和辛西雅以及那些女神战士全部留在了洛美,而且还要她们不时在众人面前露一下脸,好让别人确定他还在此地整军。
  为了逼真,于凤舞甚至还将一个身材与叶天龙差不多的女神战士进行了一番改装易容,以备不时之需。当然她的手艺没有身为大策法师的倩公主那么好,只能在远远的地方看看相似而已。
  而且玉珠也会在两天后离开洛美,趁叶天龙不在身边的这个机会回她的族人居住地一趟。按照她们族中的规定,当族中有人被揭开封印之后,就可以回族中学习那些被先人封印的暗黑一族最高级的魔法和武技。
  因为只有在拥有了超乎常人的魔力和生命力之后,才可能学习这些魔法和武技,不然的话,肉体根本承受不起那可怕的反噬,只会落得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自从揭开封印之后,玉珠一直和叶天龙在一起,根本无法抽出时间回族一趟,而且更主要的是,玉珠感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所以也不把这些放在心中。
  但在和王师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她才感到自己的功夫还有很大的差距,而在和叶天龙合体时她又得到了暗黑大魔神的大部分真气,越发感到有进一步提高自己的需要,所以她才会趁这个时机也回族一趟。非但是学习更高级的功夫,还可以好好的融合这些真气。
  而且她还有一个私心,想把那些族人也引到叶天龙的身边,如果他们也被揭开封印,虽然说人数不是很多,但对叶天龙的帮助就非常大了。
  「就让玉珠陪公子走几步吧?」玉珠的明眸中带着十分热切的眼神。
  看看厅中的一众美女,再看看身边的玉珠,叶天龙的心中感到一阵感动,这个时候,他真想放下一切,就这样和这些美女们过快乐的一生!
  但他也知道这个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自己既然已经走到如今的地步,就只有继续前行,唯一的愿望就是不要带给这些美女们丝毫的伤害!
  叶天龙收拾起自己的心情,轻巧地捏了捏玉珠秀气的鼻子,笑道:「不用啦!你记住早去早回,我会在我们自己的城中等你回来的!」
  说到「我们自己的城」时,所有人的眼光都是一亮,这的确是非常有诱惑力的词语,而于凤舞早已在青州的版图上圈定了日后他们建立首府的地点,现在就等他们去佔领、建设!为了早日实现这样的目标,他们会更加努力的去做!
  看着叶天龙消失在夜色之中,众女才重新落座,开始安排起下一步的行动。
  被带到偏厅的十三娘一看到坐在主位上的绝色女子,便知道她是威震大陆的美女战神于凤舞,这并不是因为她曾经看到过于凤舞的画像,而是于凤舞浑身所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无言的威势,以及那双闪动着智慧的光芒,似乎可以把人心都看穿的美眸。
  虽然十三娘自负是绝色佳丽,但一看到于凤舞之后,马上就感到自己是多么的自不量力,和于凤舞比起来,她只能算是明月边上的一颗小星星而已。
  「我们不要打什么圈子了,你可以告诉我,监视的指令是谁下的?」
  于凤舞略一举手,示意押着十三娘进来的两个金凤卫退下。十三娘收拾起自己的纷乱的心绪,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对于凤舞的问话并不回答。
  于凤舞见状,淡淡的说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只是奇怪你们公孙世家素来是不介入官家之事,这次为什么会突然变了作风呢?」
  看到十三娘的粉脸上依然没有一丝变化,于凤舞摇摇头,她其实已经运用「观心之术」大致了解到十三娘心中的想法,加上之前的情报和推论,应该说,她已经基本上了解到整个事情的状况。
  「你不觉得奇怪吗?」于凤舞沉声说道:「你们的家主公孙大娘自登上家主大位之后,一向是奉行故老相传的家规,不介入各国的政治之中,可现在居然会自己亲身出面,要求你们多注意各地官家的情报,而且要密切注意前去青州平乱的东督,对他的一举一动都要留心。这不是完全变了风格吗?」
  十三娘的脸色终于大变,于凤舞的每一句话都是说中了她的心中所想的!她心惊神颤地站着,听着于凤舞继续往下说。
  「你们的家主在艾司尼亚的时候,遭遇了敌人的袭击,身受重伤,后来是被我的人救回来的。」
  于凤舞把当时情况一一说了一遍,随着她的话语,十三娘越来越软化,她的态度慢慢地转变过来。
  于凤舞最后说道:「我们估计公孙大娘是落入对头的手中,他们一定会利用她来操纵公孙世家的人。如果想救你们的家主,最好是和我们合作!」
  十三娘不得不相信于凤舞所讲的话,她无力地坐到椅子上,软弱地说道:「怪不得那天家主来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奇怪……」
  「公孙大娘来过这里?」于凤舞的神情一振,连忙追问道。
  十三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歎息一声,慢慢地说道:「是的。家主是在一男二女三个人的陪同之下找到我们,亮明身份之后,就是交待我们洛美地区的人注意东督大人的行蹤。我看她对那个年轻的男人的态度非常特别……」
  「年轻的男人?!」于凤舞大感兴趣,「你把他们三人的样子说一下。」
  「当时我也感到有些怪异,所以还特意暗中调查了一下,发现他们居然还带着大批的手下,那两个女人也是十分怪异,浑身散发出可怕的气势!」
  十三娘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况,把三个人的相貌和身材说得非常详细。
  她不愧是公孙世家派在洛美地区的负责人,虽然是只看过一次,但把来人的特点把握得十分到位,每一个人的特徵都描述得十分详细。
  听罢十三娘的介绍,于凤舞的脸色也是大变,居然是三太子亲自出马,他带着那些奇怪可怕的人马来青州想干什么?
  一瞬间,于凤舞的心中闪过无数的判断,很快就知道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对付叶天龙,为了得到那把传说中象徵着天命的圣魔神剑!
  可是现在法斯特正在準备对武安用兵,尤那亚他用什么样的借口离开艾司尼亚呢?唯一的可能是,父皇派出寻找这把圣魔神剑的人绝对不只叶天龙一个人!
  于凤舞虽然担心叶天龙这次行动的成败,但现在已经是长剑出鞘,利箭离弦,根本没有回转的余地,她只有暗暗祈祷一切顺利。
  十三娘虽然在于凤舞的劝说下同意和她们合作,但她却不能公然违反家主公孙大娘的命令。于凤舞也是颇为讚赏她这种态度,于是便下令将她和其他两个女人以及她们的侍女全部扣留在客栈之中,对外宣称是叶天龙看上了她们三个人,要她们多陪伴一段时间。
  之后,十三娘每天的情报是照常发出,只是执笔的人已经换成了于凤舞她们,自然所出的报告都是叶天龙在洛美城流连忘返,在整军的行动完成之前,根本就不想动身前往青州。
  但这个官方的版本也只能让对方将信将疑,只是很快传来的地下版本证实了这个情况的準确性。
  因为第二天,洛美城就流传着一个传说,说艾司尼亚来的东督叶天龙大人昨夜在长明湖带着妓女饮酒作乐,偷尝风流滋味,不料却被他的娇妻们当场捉姦在床,连带着那些妓女都被抓到驻地扣起来了。
  因为为首的是名震大陆的美女战神于凤舞,就连洛美城主宁科也不敢真的去证实这个版本的真实性。
  于是,这个黑市的版本流传得越来越广泛,经过众人的加油添醋,整个事件是越发的活灵活现,当时东督大人如何左拥右抱,连床大战,美女战神带着他的一众娇妻是如何捉姦在床,每一个细节都被人津津乐道,说个不休!
  素来爱好这些新闻事件的洛美市民们真是大饱耳福,好一段时间没有听过这样好听的新闻了,所以一经传开来,就是轰动一时。
  当传到于凤舞她们的耳中,她们除了苦笑,也不好多说什么,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越描越黑。于凤舞不禁想到,这一下子,叶天龙的名头倒是传遍了洛美的每一个角落,只是以这样不光彩的形象,着实出乎意料!
  叶天龙的部下们可是忙得不亦乐乎,因为要回答无数好奇的问题,幸亏他们在艾司尼亚的时候,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主将不时闹出的笑话,因此也没有特别不舒服的表示。
  而知道内情的将领则自然是守口如瓶,除了几个有着一条毒舌的将领在嘻嘻哈哈的推波助澜之外,大家的劲头反而更加足了,因为他们知道整个事件正在朝着他们预料的方向进行,当叶天龙成功地出现在敌人的后方,攻城掠地的时候,就是他们发动攻势的时候,其中的配合一定要十分精确,不容许有片刻的迟延。
  不过,这样的新闻也有一些好的后果,报名参加叶天龙军队的人多了许多,而且不少的僱佣兵也对叶天龙大感好奇,纷纷加入军队,这也算是唯一的好处吧!
  于凤舞将手上的资源进行了最大限度的利用,庆计的一千骑兵队前往阳城关,开始对盗贼军团进行骚扰的攻击,他们充分发挥骑兵的机动性,打了就跑,让盗贼兵气得七窍生烟,但一时奈何不得,也只有严守阵地,静候叶天龙率他的主力部队过来进行会战。
  新召的二千名新兵则是和三千名从艾司尼亚带来的预备兵编在一起,全部交给迟显进行整顿、训练,以尽快形成可靠的战斗力,好在以后的战事中发挥作用。
  只有在整军的时候,人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会任命迟显负责这项任务了。迟显在编成、运作队伍这方面的能力让所有人都为之大吃一惊,短短的几天时间,原本乱糟糟的新兵就在他的手中变成了一支颇具战斗力的完整军队,而且和那三千预备兵开始一起合练起阵型来。
  后来当有人问到于凤舞为什么会在知道迟显在这方面的能力时,她笑了笑,只是表示这个是叶天龙安排的,并不再回答这个问题了。
  但是在私下里一次和晨月的闲聊中,她谈起这件事,说了一句:「想想他打了这么多的败仗,却从来没有会损失过多少士兵,那他运作队伍的能力就可见一斑了!」于是晨月恍然,作为一名部将,迟显只有接受主将的指令,但他能在没有胜算的战斗中,保存好属下将士的战斗力,就是非常难得了。
  这个时候,大陆各地的僱佣兵也正源源不断的涌到洛美,因为叶天龙在离开艾司尼亚之后,就通过晨月的人手将招募佣兵的风声放出去了,地点就选在了洛美。所以这边一开始招募,就马上聚集了大批的佣兵。
  这几天来,叶天龙的帐下已经聚集了三千的佣兵,于凤舞让范铜带领这一支队伍,因为僱佣兵的特殊性,正规的将领是无法和他们打成一片的,但出身草莽的范铜却是刚刚对上路子,素来自由惯了的佣兵也十分喜欢这个能和他们嘻嘻哈哈的将军。
  范铜很聪明的将这些人按照各自的地域和组合分为许多的小队,那些本来就是一个组合里面的都分在一起,然后根据佣兵的规矩,选出一个分队长。
  当然,范铜这些行动都是在左岛近的协作下完成的。于凤舞也想通过左岛近慢慢将这些自由散漫的佣兵捏成可以集体行动的一个团队,因为在一次上规模的战争中,非但是看单兵的作战能力,还要看团队精神,而后者正是僱佣兵们最大的缺陷,所以才会在真正的战争中,很少看到佣兵的身影。
  一切都按照计划,十分顺利的进行。
  就在叶天龙和于凤舞忙碌于準备青州的战事之际,法斯特的大军已经在武安的边界上集结完毕。这是一次庞大的进军,除了法斯特名震大陆的二大军团之一,海鹰扬统领的鹰扬军团以外,还包括了西方军团全部的兵力,以及南方军团的大半兵力,总计达到了四十万的军队,加上负责后勤保障的地方军和民夫,人数接近一百万的惊人数字。
  对于武安来说,这的确是可怕的灾难,因为他们面对的不止是西部邻国法斯特的军队,而且英西帝国和楚越国的大量军队也已经集结到边境地区,甚至于有传闻说,亚素的兽人们也在蠢蠢欲动,意图趁机分一杯美羹。
  更让他们头疼的是,目前国内正面临百年罕见的大饑荒,就算想动用大军迎战,也是严重缺乏粮草,不能支持一场长时间的战争,加上前段时间,刚刚在大湖地区打了败仗,军队的士气已经创了一个新低。
  内忧外患,数重交困之下,武安的老国王当即宣布让位于王太子,将国政交给了自己的儿子,然后躲到王宫里面,对所有的事情不闻不问了。
  谁也知道,目前这个情况下,接手这个王位,就是接下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说不定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要成为别国的阶下囚了。
  所以新登基的国王也是战战兢兢地举行仪式,正式接手武安的王位,同时派出使者前往各国,声称法斯特帝国违反了和平协议,是不义之国,寻求与英西帝国以及楚越国的和谈机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法斯特回来的一个人出现在武安的朝廷之中,这个人的出现顿时引起众人的关注,而她带来的消息,以及对局势的明确判断让武安的君臣们那颗悬在喉咙的心稍稍落下。
  当使者将英西帝国和楚越国的要求带回来时,武安的上下终于被激怒了,他们决定执行那个人的提议,下令全国动员,抗击所有的外敌。
  这一年是法斯特历五三七年,对于法斯特帝国来说,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时刻。就是这一年冬天的军事行动,使得法斯特帝国,乃至整个大陆的局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当多年之后,有人想起,也只有说天意难违。
  而后世的历史学家更是对这一段历史争论不休,在名将云集的法斯特帝国,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兵武安,从而导致了以后一系列的事件发生,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出来吗?
  争论到最后的总结是:命运的车轮总是由一只神秘的手在推动!也就是这种莫测性,才会使历史看起来这么有趣。